追蹤
Rose & Little prince
關於部落格
小王子的手皂工場
  • 10595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戒。色(上)(有劇情)





<之一。故事>
 
 
這是一部用「眼神」來呈現的電影。
 
在那個充滿肅殺之氣而人心惶惶的年代,戰爭的壓迫,時局的不穩定,或許再加乘揉合一些中國人在表達上的自制--
 
劇中人物的對白,大多是清清淡淡的。除了少數幾個部分有情感強烈的措辭外,絕大多數的時間,整部電影中處在強作若無其事的抑鬱氛圍中。
 
而壓抑的神情及語言,與眼波流轉間強大的「戲」,兩相拉扯之下,形成緊繃到讓人神經幾乎要斷裂的強大張力。
 
唯一讓人感覺到坦率而明快的部分,便是那群大學生無憂無慮、愛國熱血充塞胸臆的時期。他們充滿了為國捐驅的夢想,希望以一己之力,為中國做些什麼!當時,重新組織起話劇社,希望以戲劇喚醒香港人的愛國心的,是英挺俊朗的鄺裕民。全身因理想與熱情發光的鄺,再加上那般好的外表,可以想像在學校裡他是多麼讓女孩子們為之傾心。
 
那時,王佳芝的笑容是女孩兒專屬的那種,歡快中帶些羞澀。而那群學生們直接了當的澎湃熱血,雖然天真,卻很真實。真實到當王跪在舞台上對著底下觀眾,彷彿由靈魂中高喊出聲:「中國不能亡!」
 
那聲音,深深打進我心中,震動了我。
 
那群孩子是多麼美好,他們的信念直接,快樂也很直接。當他們公演過後在雨中興奮的奔跑,為了演出的大成功而歡欣鼓舞,你一言我一句的討論著下次演出可以賣門票的事情,那樣的友情,好像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似的。
 
看來如此堅固無瑕的美麗,其實,很簡單就會破碎了。
 
回想起這段時光在電影中所佔的比重,甚至可稱為驚鴻一瞥了。雖然閃耀著刺眼的光芒,卻也可以輕易的從指縫中流失,濃縮成三個鐘頭的電影,總是和人生不謀而合。
 
並且會從一個微小的契機開始毀壞。如同堤防上一個指頭大的裂縫一般。
 
這個契機,就是鄺裕民從觀眾席往舞台上喊出的那聲:「王佳芝!」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一群天真到近乎愚蠢的大學生,一個漏洞百出毫無組織可言的暗殺計畫,即使我只是個看電影的局外人,卻也忍不住想伸手一巴子打在那群蠢蛋的頭上,看能不能打出些有用的腦漿來。沒有雄厚的經濟後盾便要扮演一個富家太太,沒有練習扎實的身家背景,憑著幾個毛頭小子在話劇社學習到的「學生演技」,就一頭熱的猛衝。在這個部分,便看得出領頭的鄺,是個熱情有餘智慧不足的男人。
 
而我相信當時的他完全沒有考慮到,與敵人近距離接觸的王佳芝就像赤腳踩在刀口上,而四周圍全是熾熱滾燙的岩漿。
 
當易第一次與王單獨用餐時,易對她說:「妳的眼神不一樣。(停頓)妳不怕,是不是?」
 
這句「不怕」,或許已直接點出這群大學生的無知之處。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第一場床戲,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噁心感。
 
在所有的男人都去到陽台默默的抽煙,王佳芝盯著她的好朋友,緩緩吐出:「你們都商量過了?」,那時,我彷彿能感受到王佳芝心中冷冽燃燒的憤怒,以及近乎被朋友在背後背叛設計的悲傷。
 
而始作俑者,她芳心若有似無的寄託對象,那個男人,正默默的抽著煙,不敢看她。
 
我想,那時,有什麼東西,已從王佳芝的心中死去了。
 
若由此連結到三年後,王佳芝對鄺裕民突如其來的吻和擁抱,不僅一把推開,還幽幽的留下一句:「三年前,你可以的。」不僅說明三年前鄺的懦弱傷她至深,或許也暗示三年後王佳芝的真情,已給了另一個人。
 
第一場床戲,王佳芝和她的同學,那個唯一和妓女有過性經驗的梁潤生。王佳芝鄙夷的說出梁的性經驗來自妓女時,也悲哀的提醒了自己:她所做的事,與妓女是否相去無幾?當梁潤生灌飽了老酒,穿著鬆垮皺污的汗衫鑽進王佳芝所在的被窩準備奪走她的童貞,我幾乎要嘔吐出來。
 
除去那一瞬間的疼痛以外,王佳芝的臉上毫無表情,就像個任人擺佈的傀儡娃娃。只有眼睛是活的,狠狠的,像要殺死什麼似的瞪著空無一人的地方。
 
而在第二次的「練習」時,她的體位轉而在上,眼神仍舊不願與梁潤生相對。面對梁潤生的詢問,只冷冷撇下「我不想和你討論這個。」就像是面對一件她厭惡至極卻必須接受的事情,她寧可採取主導權,至少受到的痛苦是自己可預期的。(從這裡也可以略略窺見王佳芝的個性)
 
然後,行動失敗。易先生離開香港,她所失去的童貞突然變的毫無任何價值,她所做的一切變的荒誕可笑。
 
鄺裕民等人第一次殺人的那場戲,作用為何,我仍無法想的清楚,目前我所能感受到的,就是他們也對自己魯莽的行動付出了代價。
 
然後,王佳芝離開了。她狂奔進沒有燈光的暗路,黑暗漸漸吞沒她的背影,就像沾黏在她身上的這一切。
 
(待續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